每次在社交媒體看見從事設計朋友發出"真想教香港的客戶美學",原因都是偶到沒有審美能力的客戶在指指點點設計,這問題在我廿多年前開始做設計時已經出現,情況是越來越差。

現今的情況有幾差,在設計師泛濫式增長下,人人都可以做設計,社交媒體又可以說是零成本發表作品,設計不再是上以下,或達到某個水平才可做設計師,一般在市場看到的商業作品是沒有太大改變,走個人風格就越來越標奇立異地差。近年也出現一些設計味較重的作品,但這些作品很多時都會被同利發現是模仿其他作品,即食文化令模仿作品變成商業作品"合理"抄襲,客戶不夠budget,又沒有幻想力,又不敢試新事物,客戶直接找reference叫設計師模仿是不出奇,部份設計師更習慣到pinterest找reference應付客戶成了常態,這是香港設計質量變差的原因。

在clubhouse有朋友問日本人的審美能力比香港好幾倍,是日本教育較優勝。但說日本教育,問題也是很大的。日本小學及中學有沒有教受審美?身邊的日本朋友告知,日本跟香港沒多大分別。

再進行討論前,要搞青一些用詞,首先藝術(art)不是美術,搞青這觀念是很重要。其次是教育也不一定是指上學,香港人很喜歡什麼問題都歸究學校,學校沒教學生就可以不知道,家教又因為自己要上班所以責任全在校方。

日本的小學及中學對公民教育是很重視,例如每一餐的中午飯都是由值日生負責服務同學,建立公民意式,香港的值日生只是負責擦黑板,其他雜務都是由校工處理,分別就很大。

香港的教育是十分之失敗,原因殖民地主義思維,負責任的老師能教好學生考好試已經很利害,有多少個老師會想改善香港整體的審美能力?家長有帶子女去美術館嗎?由有多位家長懂美術?如你去過香港的美術館,當中的導賞都只是資料性的講解,與你去拍賣會及畫廊Sale的講解分別也很大。

日本的審美觀比香港好的原因是他們是以一個民族去看事情。"日本一"精神,香港是沒有,放假時去日本玩是第一選,是真香港人精神。

另外日本和室都會有放美術品的習慣,香港的家居是沒有這觀念,這是文化及生活上都有跟本的分別。

有朋友認為日本的小朋友隨手畫都可以畫到一個好靚的公仔,原因當然是大部份日本的動畫及漫畫水平也很高。香港也有很多不錯的漫畫家,但相比日本都是有一段距離,日本的是產業,香港的只是事業,分別是很大。

香港設計業界面對客戶沒有審美眼光,不會設計的問題,是商業的問題。首島,多年來我們未能把設計產業化是一個失去發展動力的問題,設計業界都島擔心自己的事業,政策制定者由沒有看懂產業化的方法,多年來都只會說,香港是中西文化交融,有世界視野,背靠祖國的口號,有搞活動但沒有計劃。香港客戶沒有審美能力,但客戶有主導項目的權力,客戶不是不尊重設計,是輕視設計,客戶最重視是回報及安全。所以從事設計的要真正思考,有沒可能精準說出設計及美學的回報,創新為客戶帶來什麼價值。

Sic Leung
UX Evangelist
Chairman of IxDC Hong Kong
www.sicacademy.org


《How to win friends and influence people》自1963年出版已賣出1500万本,不知是誰幫它起了一個較負面的名字,不同的人因為不同的目的去閱讀後,也會產生不同的影響。How to win friends 只是說增加朋友的方法,但中文的翻譯就仿似是找出別人的弱點去攻擊,也吸引了一幫"吸引力發則"的人曲解作者寫這本書的意義。

以下是兩條以廣東話解讀此書的不同方式,大家可以比較: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sJ01aWVmh8
【貝說書】EP3 →3大原則令你更受歡迎│人性的弱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iZNmd1JonR0
【識人好識過字】四億人爭相學習絡人心的訣竅?︳#9 好書推薦_人性的弱點_十分鐘讀好書

兩者的分別在於人生態度及以什麼心態學習知識,貝說書是典形新生代youtuber,十分明白建立窩心同溫層的重要性,她閱讀後的感想是以後不再批評別人,多一些讚賞他人,這便可增加自己的follower, 這是很合理的營運social media的方法。相反,Lorey在介紹這本書時,他沒提倡刻意去讚賞別人,因為作者的意思只是提醒自己要留意自己的弱點,就是忽視別人的存在。

相信很多人也有subscribe Lorey的youtube channel,他與貝說書是不同的兩代人,前者是知識分享, 後者是以同溫層去吸支持者為目標,在這不說誰較好,誰是對或是錯,只是分析節目內的目的不一樣,傳達的信息也是不一樣,讀者自己決定選擇自己相信誰。

以路徑依賴(Path dependence)學說,如你選擇貝說書的路徑,短期內你會可能得到成功,但選擇易入口的知識,你只會不段追求更易入口的知識,慢慢你就會更喜愛"低能"的內容,自己也變得低能。因為"低能"不是天生,是因為你選擇了觀看低能的節目,低能的朋友,活在低能的朋友圈,自己就變得越低能,這就是路徑依賴。正如《人性的弱點》,大部份人都喜愛聽別人的稱讚,苦與樂之間大都數人會選擇快樂及容易的東西,苦口良藥,美味的東西背後必然有一些問題,免費的東西往往是最貴,Fake Guru會跟窮人說窮出身的人有什麼好處,吸引一大批窮人去支持他,這就是人性的弱點!

窮出身有什麼好處?窮出身可以看出窮出身的人的弱點,利用窮出身的人的弱點為自己增取利潤。所以窮出身是沒有優勢,真正的優勢是能看出別人弱點的能力,所以能成功得到利潤是能力,而不是因為你夠窮。

正向的閱讀此書方向,應是知道自己的弱點後去克服,不是針對別人的弱點去攻擊他人,這思維短期內可能會得到利益,但不代表在人生道路上得到永遠的勝利。在社會層面上也會產生負面的影響,當每個人只是會稱讚別人,別人也是以《人性的弱點》去稱讚自己,慢慢社會就是一個只接受稱讚的世界,沒法接受批評,也沒有人敢去批評,因為指出問題的人就是問題。

利用《人性的弱點》及《吸引力發則》的黑暗面,不能說這類人是"反社會"人格,但這類人肯家不是以建立社會為目標,或多為人著想的人,這正正是新生代利己主義行先的特質。

以下說一說《人性的弱點》一書中一個有趣的論點,是很少人在書中看得出的盲點。這個世界是由"他"所組成,但我們往往是由自身出發去先思考自己的利益,但當每個人都只是這思考,社會就不可能有合作,所以有個別成功人仕是因為人際關係成功,不是因為專業能力,或因為專業人仕太看重自己的專業不自覺地忽視人際關係的處理。

例如家父在家中後喜歡指點人做事情,更是沒有禮貌對叫人做事情,作為子女,在未有獨立經濟能力時因為利害關係,無選擇下會接受指令,但當子女有經濟能力後,他們就不會指受指令,這會產生兩個問題,家父再沒法指揮別人,自己想做的事情也沒法完成,其次是父子關係會不和。以下是同一個想法,以不同說法的方式:

A 你可不可以幫我開燈
B 你去開燈

在信息接收上,A不是一個指令式,B是一個指令式,沒有選擇。人際關係上往往時因為"有沒有選擇"這問題上產生感覺,在沒選擇下幫家父開燈,與有選擇下開燈分別是很大,因為重點不是開燈,是選擇,給人選擇是一種尊重。家父就是一種不懂尊重他人的角色,同一道理在職場上,老闆也要學懂尊重員工,客戶找設計師修改設計時最好也多一點尊重,用心及不用心做的設計效果會差很遠而客戶是不知道。但以上說的道理是簡單,做卻是不容易,放下自己才能尊重別人,能承認自己會犯錯才能尊重別人,因為不認錯就會自己幻想一些原因及故事,別人聽到會更生氣。建意日常生活,多一兩句機器式"唔該",也可能令自己產生有禮貌的表達習慣。

Sic Leung
UX Evangelist
Chairman of IxDC Hong Kong
www.sicacademy.org


批評年青人是死罪! 首先年青人會不喜歡你,會說你是一件廢佬。成年人群組也會站在道德高地說你沒同慈悲之心,但這些人通常沒有長時間負責青年教育。

批評本身的目的是為了修正,但今天批評被定性發放負能量。所以以下說的新生代不只是年青人,成年人面對社交媒體時代也是新生代。社交媒體(social media)令人類產生更多互動,我們可以開一個假account,但我們又會在平台上建立形象,以半真半假的身份生活。

在社交媒體為什麼selfy一定要舉高手拍照,原因是指出來面會尖一點,我們愛把最好一面展示給別人,但想真一層,社交媒體原本不是說分享生活,生活本第不應只有好的一面,甜酸苦辣也應該有,但人性本身就存在愛甜不吃苦的本性,當年前 Facebook 也只有 like,而沒有 dislike,它們會有心理學家及人類學家了解以上說的本性,要更多使用者活躍參與,便要了解使用者的本性,也可以說了解人性的弱點。特別是當整個ig的朋友圈都是舉高手拍照,你不這樣拍,你不是不美麗,是醜,有多少人可面對這壓力,能堅持自我。

愛美麗與發放正能量也是一樣,放負就會受到指責(不是擺評),這是大部份人都是二元對立主義思考有關。什麼是二元對立,美麗的相反就是醜,負能量相反就是正能量,而哲學的觀念,美麗與醜是相關,不是相對,例如全世界的人都是醜就沒有美麗,酒吧越夜美女越多,原因是美女已經走了很多,可是大部份人不能以抽象思考去思考問題。

人類是群居生物,我們是很易受群體影響個人的思維,在社交平台是更要建立一套虛假身份,我們也會觀看別人的虛假身份建立一套價值觀,再加上google 的 algorithm, 最多人找的東西會展示在首位 (SEO),慢慢我們只會指觸到假象,而不知道真相。

有一次跟一位學生討論"五月天好Rock"的議題,以我所認知的音好世界,香港樂隊Beyond的早期作品與後期也分別很大,Gun N Rose會比 Bon Jovi沒有那麼Pop, 當然英式的Rock也有Punk,Nirvana也有人認為只是Kurt Cobain夠靚仔,但我的學生認為”五月天好Rock”, 然後我問她也沒聽過其他樂隊,她說沒有,但五月天的歌詞好好,好窩心,好有共嗚!


UX 與同理心 (empathy)

能了解用戶的想法需要同理心,這也是 design thinking 中說的同理心,說要有同理心很易,要真正做到是很難!

同理心不等於同性心,在心理學上是要先要有同理心才有同情心,因為能理解他人的想法,不等於必會產生情感上的同情,例如我們了解一位殺人犯的想法及情感,不等同我們要認同他。

說點同理心,要抽離自己去代入他人的價值觀及思想,需要長期的學習及訓練! 絕不是短期內可獲得的能力及技巧,所以我時常質疑短期的 design thinking 課程真的可以令學員掌握同理心的能力?

我試過聘請不同背景的人做 UX researcher,有心理學,設計,統計學等,但我發覺最適合做用研訪問的有新聞背景的人,人類學的學生也有這能力,因為他們在上課時有一科叫田野調查(field study),修新聞的更會懂得引導被訪者說出自己想知的事情,技巧上兩者都懂與被誠者打成一片,新聞採訪更有一種觸覺(scense)。相反修讀設計不一定有此科目,部份設計師更是比較自我,要發展出同理心的能力較難。

以下是學習同理心的心得:

1) 看一套有以不同角度述事的電影或小說,了解世界是有不同角度

2) 看一看John Berger 的 ways of seeing

3) 自我的性格是難做到同理心,選自己合適的發展就可以

4) 每天加強觀察的能力,想事情以三個以上角度思考

5) 學習符號學(semotic)

6) 增加不同的知識

7) 少說話,做多一點傾聽者

8) 發展出一種傾聽別人故事的興趣

9) 注意細節

當然能修讀人類學及心理學會更好,沒時間看一看相關的書藉也可以。


抽象與具象做什麼分別?

當我們討論問題是發現構通上好像有些詞不達意,原因可能是討論的參與者雙方用了太多抽象的形容,這時通常我們會要求雙方以較具象的方式表達。那化表具象會比較好嗎?如果我們的世界全部事情都是以具象方式運,可能今天人類仍是停留在石器時代。創新的最主要原素是抽象思維,抽象是思考的加速器, 抽象可以加快我們想出不同的意念,意念多等同選擇多,那才能創新。

很多人搞錯了設計思維與創意思維,例如一間企業要創新,創意思維可能更適合。我們試以社會學及經濟學去解釋,今天仍有很多人相信努力就可以成功,這想法在工業社會年代可能是對,但從今天的人口結構可以得知,中產在不段消失,原因是努力不會令人增加財富,增長最快的工業是創科,傳統工業在消失,機器及AI在不段取代努動力,新興的SaaS就是取代努動力,文員及專業服務也漸被取代,唯一可成功的方法是創新,但主流教育又未能教受這方面的知識及技能,形成了沒有了中產的M字形社會。

抽象思維不是天馬行空,有很多設計學生以為隨便亂想一些東思就是抽象思維, 抽象思維是邏輯思維,不過是一種快速邏輯思維。在Pixer電影《inside out》中一幕提到abstract thinking,它是一個short cut, 因為大部份人最易掌握的是具象思維(concrete), 情況就如看一套電影,思考是linear,要每一步每步思考,那思考就會慢,能思考出的選擇也少。例如一個懂抽象思維的人可以一分鐘想出十個方案,但具象思維的人只能以一小時去想一個方案。所以能否創新是看有多少選擇,思考速度多少相關,沒有太多選擇又如何創新?


藝人193的金句"知我咩料啦",在設計界的主流思維也是很相信這句,因為設計師都好想話比人知自己是"咩料",同業聚會如只能誰自己是做設計,就不能建立身份認同,因為聚會中個個都是設計師,比人知"咩料"很重要,是一種威權主義。

威權主義或權威主義(英語:authoritarianism)是一種政體或意識形態。 奉行該主義的人認為政府應要求民眾絕對服從其權威,並限制個人的思想跟言論和行為自由,將權力集中於單一領袖或一小團體,即權威。

設計師不是天馬行空創意無限愛自由嗎?在香港,個人創作上可以是自由,但在群體形成上卻喜歡威權主義,愛搞小圈子圍爐。拿設計獎是建立小圈子的最普級方法,也可令很多設計師做到"”知我咩料啦”!情況有些像當年勁歌金曲,拿到金曲金獎的不會是最佳男歌手,因為不可以一個人威盡,分豬肉都要人人有獎,唱片公司去sale自己artist就好好sale,因為香港人都幾信威權主義。

為什麼我們信威權主義?因為信權威是最易做的工作,向老闆回報是最易做,這位設計師拿了勁歌金曲金獎,設計費最要收幾多,設計是真的好與懷不重要,反正不是每個老闆都懂設計,找合適自己的設計團隊。

新城勁爆獎有99個豬肉獎,近十年的設計獎也模仿這business model,不只是設計比實多了很的學生獎及業餘獎,不會設計組織都可以頒設計獎,需要"”知我咩料啦”的商業模式發展極擴。兒童芭蕾舞比寶可以有頒幾百個獎,基本是付費參加就有,原因是家長要一個獎去報小學,芭蕾舞比賽也知這是一條財路。

廿多年前我讀design拿的第一個設計金獎,在接受訪問時,我發現銀獎的作品水平是差很遠,獎原則上是不能証明一個設計師"咩料”。在我任教一間設計私校時,因為要打響學校個名,在幾位老師谷學生下,十個設計獎拿了九個,最後評審跟我們說,第十個也應該是你們的學生,但怕人說不公平,所以最後沒比到。有朋友得罪了某設計大師,所以他參加小圈子比賽是拿不到獎,他花了幾萬蚊報名費,提交五十分作品,連入圍獎都沒有,設計獎是不是絕對公平?絕對可版認同。

更有趣的是進行設計評論時,設計師在討論時先會問"你是誰",”我唔知你咩料wor”,設計師心目中的咩料更只會是你有沒拿過設計獎?做過什麼project?但拿這設什麼獎與討論設計業界發展是沒絕對關係!首先,每一位設計從業者的意見也是重要,其次是設計大師不一定是商業專家,政策制家學者,其三是設計的範圍極闊,拿了一個平面設計獎能代表所有嗎?其四,以用家為中心的設計,社會設計(social design)等新設計領圍更值得去研究及發展,每天一班小圈子去研究令三角形再三角形D,在5G年代不是太化算,商業價值不會高。

當我們去討論193的Tee是不是設計差?首先他都是買設計,其次是以設計去針對非設計品,是走不出因果。設計師為什麼走不出因結果的因果,原因是設計師心底都相信”知我咩料啦”,這會是個人動力,但會是業界的盲點,香港設計不是要star,是要出路!

*年青設計師會教多”知我咩料啦”相法,老經驗的會無求多一些

Sic Leung
UX Evangelist
www.sicacademy.org


UI 不是 UX 是一個大名題,有很多界面設計師常反問為什麼 UI 不是 UX ?那UI 設計師可以用界面設計的知識解釋消費者選擇 Coca cola 或是 Pepsi 嗎?

有多少人會因為 Coca Cola 是紅色以飲 Coca Cola?又有多少個藍色狂熱者獨愛 Pepsi?視覺原素對兩個品牌的選擇有多大?如果說 usability,Coca Cola 有什麼容器,Pepsi 都有什麼容器,那就不是使用時產生的體驗影響消費者的決定。

消費者的決定往往是因為品牌,這點大多數人都會明白,那品牌跟 UI 就有很大的距離。要了解消費者的決定,可以用傳統的市場學及廣告學去理解,但今天我們更會使用 UX。用戶體驗 (user experience) 常被誤解為服務時產生的體驗,因為大部份人不認知UCD(user centered design),沒有去研究就直接由設計師設計一套體驗給用家,那只可叫體驗設計(expereience design)。UX 是研究,也可以說是設計前的研究,研究也可以應用在市場學,產品創新,設計只是最後的執行手段。所以 UX 是指以研究去理解用家的行為(understanding user behaviour)。

從設計費的規模,我們已經可以看出當中有沒有 UX 的成份。設計前先要進行深入的研究,前期的用研費會是設計費的三倍以上,因為 UX 需要購買一些量性的市場研究,經分析後再進行多次及多組的用戶研究,最後得出一些分析及新產品的市場啟發。

傳統市場學會十分關心有多少人飲Coca Cola, 有多少人飲 Pepsi?但很多時就沒法深化去了解為什麼Coca Cola的消費者不愛飲Pepsi。從事 UX 基本上會懂用 scenario 及 persona 去分析 Coca Cola 的支持者,例如味道與品牌,某些地區的人會喜愛較甜的飲品,特別是勞動力為主流的地區,很多人都會認為需要糖份去補充體力,這與該地區的人傳統思維有關。國內會選用"能量飲品"去打造品牌,相反香港比較少人進行體力勞動的工作,健康是主要消費群的需求,無糖的飲品會較受歡迎。


你懂設計,但你懂營商嗎?
如果你發現你負責營運的公司需要OT,你可能要思考,你是不是懂得營商?

做設計開OT在香港是常識,但當年我在英國工作時, 是沒有OT,每天六時下班前的半小時已大家已準備心情下班,公司再沒有人討論公事,但工作也可以完成,那是英國人的工作速度快,或是香港工作效率低?

香港OT的原因是我們工作沒有好好的計劃,或設計師的客戶沒有好好的計劃,絕大部份OT的原因是客戶要求更改及修正設計,有趣的是客戶修改的不是設計,可能是客戶自己打錯字,設計上的內客突然變改。

很多人認為全香港的設計師都接受客戶的無限改(Q),客戶更加深信這道理,所以無限制OT便形成!

要解決以上問題,設計師需要懂得營商,但這是在設計學院的設計課程中沒有教。所以後天學習上,可以到書店買一本名叫《business model canvas》,了解營商的最基本的8個板塊。

OT是你自己及公司營運的cost structure,雖然大部份OT是no pay,但員工及你自己本身是不可能白做,長期OT會令人材流失,公司的效能也會減低。所以你要懂得開價及寫好與客戶的合約,列名要以修改多少次,就算要做超出design brief以外的工作,也要客戶感受到受了你人情,某程度上種與客戶關係上的投資。

Revenue Streams 是營運一間設計公司的重中之重,不是你的設計質量有多好,簡單就是能做到財務自主。什麼是財務自主?基本上是你有足夠的資本去選擇客人,換客是營運設計公司必須要做,因為你永遠不知最好的客人是誰,如果你只專注服務舊客戶,就沒有空間接觸新客戶及新市場,這概念與一般設計師相信到給客人最好的設計是不一樣,設計做得好就自然有客人找上門,但忽略了找上門的客人不一定是對你最好。財務自主就是你有沒選擇權,如果設計公司能花一點資源用作自己的產品研發,不只是做計服務,財務自主的能力會更高。

最後Value proposition及customer relationship等都是對營運設計公司無多大用處,所以不需深人思考。

以上所說對未營運過設計公司的人是不會明白,設計打工仔也不需要思考這方面太多,只需要提提老闆準時出糧,OT是因為老闆經營不善。但當你要開公司及做freelance,都會是營商,就要思考以上問題。

Sic Leung
UX Evangerlist
Chairman of IxDC Hong Kong
www.sicacademy.org


什麼是「東方主義」?

薩伊德(Edward Wadie Said)於1978年在《東方主義》裡表達並宣揚了這個觀點,指出當時的「東方」其實是「西方人眼中的東方」,並透過西方國家的殖民、掌控文化時,建構出對於中東、阿拉伯世界的想像。這樣的概念讓「東方文化」成為被描繪、被批判的對象,忽略了文化本身的價值,也是一種對於文化所屬群體的不尊重。最後,東方主義終將在二元對立的操作下,形成刻板印象和偏見:東方總是那落後原始、荒誕無稽、神秘奇詭;而西方則是理性、進步、科學、文明的象徵。

另外,薩伊德也引用的葛蘭西(A.Gramsci )的「文化霸權」(Cultural hegemony)。東方主義的建構並非來自戰爭與掠奪,而是在文化和語言(話語權)的控制下,再次把霸權合法化與正當化。如果將此應用在影視產業中,畫面與台詞,甚至是產製過程都可能塑造出掌權者的意識型態,甚至因此剝奪閱聽人獨立思考的空間。

在尚氣電影中仍可見到中國龍,功夫,黑社會及唐人街。在西方人心目中,中國人仍是他們唐人街,時間停留在30年前的一套電影<妖魔大鬧小神州> (Big Trouble in Little China), 充滿土氣。


家父不只是我的爸爸,每一個中國人家庭也有一位爸爸,在父系社會及被曲解的儒家思想下,家父是一個symbolic meaning"父權主義得不到家庭認同的廢佬,沒什麼受過教育的勞動階層,很鍾意教人,炫耀自己是老師傅,想獲的尊重,自尊生強到形成為自悲"。

姓陳沒有什麼意思,香港姓陳的人也很多,是一個大姓,"姓"也是天生,當然後天是可以改姓,如真的改姓就是"斷絕父子關係",這是今天子女與父親相處時面對的兩難局面,理性與感性。

家父及子及姓陳,與恩父及子及聖神,只是同音,搞個gag。

家父好鍾意叫人做事情,更不會講"唔該",是極端無禮的人,正常我們去餐廳食飯,向服務員點餐都會有禮地說"唔該",在餐廳中,客人與服務員的關係當然是客人至上。家父會認為在家中,父為大,子為細。但為什麼我一開始說儒家思想被扭曲?整個儒家思想要講仁義禮智,但家父們只會buy孝,但自己卻不守禮,儒家思想的道理是整體性,你要人守考道,自己也應該尊禮道。五倫中"父父子子"的真正意思是"禮",禮是一個最簡單的行為表達。

父親叫子女做一件事情,只要前面加一句"唔該",大部份子女都不會reject,但家父就因為相信威權主義,點都唔講"唔該"兩字,做成父子關係不和。

有人認為作為子女,應先由子女改變態度開始,更認為這是"孝",再引申出子女不這樣做為之不孝!相信為人子女,家中有個這樣的家父,子女盡了孝道,家父都不會改變,因為家父們的意識形態不是真儒家思想,是父權主義,更因為年少時缺少思考教育,無法修正自己,家父們永遠不會講"唔該",也造成子女不考的真正原因。

以上推論是基於人性的弱點一書,人愛聽能令自己滿足的說活,子女及服務員聽到"唔該"會感到尊重,相反父權下的家父不說"唔該",是因為開口講一句"唔該"就得不到尊重。有趣的是尊重人的一句話可以有兩個持份者,一是聽者,其次是說話的人,說話的人也要自我滿足。

結論是儒家的禮是一種形式,它可以改善人類構通,互相可以感受到尊重。人性的弱點一書的正名應該是"弱者的弱點",因為強者是沒有在書中版形容,世界是雖然以弱者為多,但不是沒有強者。

Sic Leung

Chairman of IxDC Hong Kong + UX expertise https://sicacademy.org/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