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c Leung

之前在文章分享了"定位"與"把位"的分別,定位稱為 positioning, 例如做品牌會幫產品定位,可以是價錢定位,這時候要思考市場的競爭對手的價公,而至競爭對手的定位。

但過去幾十年marketing已經做"爛"了,意思是中小企如何花錢在marketing也不會像以前利潤那麼高,原因是今天消費群不再忠誠,資信透明的世代,沒有主流文化,是multi culturalism,要滿足多元的消費群,做產品創新更為重要,Apple Inc 已經是成功的好例子。Apple Inc有沒花錢做 marketing ? 當然是有,但一般中小企只做marketing而沒做好產品創新,是不能成功的主因。那中小企如何有能力做到 Apple Inc 的產品創新,但所謂大有大做,小有小做,也有香港中小企研發iphone的週邊產品以成功,這就是"把位"。

定位很多時會主觀覺得自己是強勢,我要做一哥,發夢成為龍頭大佬,把位這簡單一點,把自己放在市場上什麼位置最易達到自己的目的,所以首先我們要清楚自己的目的,例如要錢就不要名利,盡量把目的以先後次序列出,不可貪心。

近年流行建立商會,做生意當然是要建立自己的 business network, 但有些商會是以 network 去建立 business, 不是以 business 去建立 network, 本質上是塘水滾塘魚,生意是沒法做大,相反這種模式的商會就越做越大。原因是這種商會是在賣network,特別是經濟差的情況下更多營商者會願意加入,認為有network就有business,某程度上參加後會有微量的增長,但也有參加者輸身家,因為花了太多時間在network上而沒有面對真正的營商問題,這是世界變了,buiness model也要轉。

有些參加商會的朋友告知,玩這些商會也要懂得玩,有些參加商會的人只會拿利益,不會分享,這些會很難有發展。所以參加商會後一年,發現沒什麼變代及利潤增長,可以考慮轉會。另一方面,營運商會也應思考換會員,會員的能力及供獻如不能為參加的會員成長,會員及該商會也是沒法展。

Sic Leung
UX Evangelist
Chairman of IxDC Hong Kong
www.sicacadmey.org

--

--

很多人認識"人類補完計劃"是從日本動畫《福音戰士》,但人類補完計劃是從1979年出版的The Rediscovery of Man中的短編部份《instrumentality of Mankind》中由作者Cordwainer Smith提出。

這先要介紹Cordwainer Smith是誰,他的爸爸(Paul Myron Wentworth Linebarger)是一位律師,是孫中山的顧問,Cordwainer Smith 23歲就獲得博士學位,任職美國的軍官,負責心理戰。所以他的料幻小說是基於人類發展史去構思,是一個科學家去寫科幻小說,不是那類為觀眾沉迷的空想科幻小說家。一些愛料幻小說的朋友常說香港沒有真正的科幻小說家及科幻電影,香港的科幻應是奇幻,只有小量的科學知識在內,原則上是把武俠小說的武俠世界改為科幻,武俠中的招式都為幻想創作,一指禪最後演進為激光槍都只屬幻想。

小說講核戰後人類進行在外星進行重建人類文明,當中有一種族亞人(underpeople)是一種自願成為半機器人的種類,努力工作供獻但最後會被政府放棄,從整體社會發的角度,某階層的人被放棄是社會得到有效發展的方法,正如昆蟲也有這種犧牲小我完成大我的制度及想法,另一角度是人應有自由意志,那一套思考才是人類進化應選擇的道路?

今天社會面對的問題是"下以上"的思潮成了主流,從設計行業,設計大師不會再是social media中最受關注的人物,今天在港修讀平面設計的學生可以不知道80及90年代的設計大師,Art History 對新生代是多餘,因為新生代認為他們就是傳奇(你是你本身的傳奇),不是去學習別人的知識,是別人學習認識自己,這已不是一個想法,已經在social media實行,讓別人認識自己比做好自已更為重要。

有趣的是,當我們思考人類是什麼的時候,人類當然可以是獨立的一個"個體",但稱為"人類"應是一個種族,是一種群體,群體的形成是依靠知識及故事,知識交流可令人類進步,故事可團結信念,但現今只有故事沒有知識,所以有科學家指出人類在2000年時已是文明的頂峰,有了social media後,小數服從多數,文明往下走是必然道理。

Sic Leung
UX Evangelist
Chairman of IxDC Hong Kong
www.sicacademy.org

--

--

大多數人認為設計與美感相關,美感又是一種個人對美的感覺。 如果美是一種個人感覺,那我們就不需要設計學院及藝術學院去教美感。如果你相信美感是一種天生的材能,自己是一個天才,但只要用邏輯推論,在古代發明使用火的人是很聰明,但今天更蠢的人都懂得用打火機生火,所以知識是現代人必須。無論美學及美感也可經教育學習,從學習中得知前人做了些什麼,不需浪費自己保貴的時間去實驗了解一些常識。 美學是一套論述,一代傳一代,不同的專家進行交流的學術(academy),近有人認為它是一種哲學,哲學就是不同地思考自己的想法。 美感是一種感覺,每個人都可以有自己的感覺,那為什麼設計師會笑土豪的美學觀? 美感與美學是不同的東西,美感是受美學影響,因為美感不應是純個人的感覺,它是一種群體溝通的媒界,如穿不同的fashion band就能展示不同社群的品味。 日本美學包含一套在日本等地流傳已久的美學理想,其中包括侘(短暫而鮮明的美)、寂(自然古色和老化之美)和幽玄(深邃優雅和微妙)。 這些理想以及其他理想是日本文化和美學規範的基礎,即什麼被認為是有品味或美麗的。 神道教被認為是日本文化的源頭。它強調自然的完整性和倫理學的特徵,以及對景觀的讚美,它為日本美學奠定了基調。直到13世紀,神道教仍然是對日本美學的主要影響。在佛教傳統中,一切事物都被認為是從無到有,或從無到有。這個「虛無」不是空虛的空間。它更像是一個蘊含潛在可能的空間。 如果海洋代表潛在可能,那麼每一件事都像波浪一樣從它升起又回到它。沒有永久的波浪。

美學與美感(日本美學觀)
美學與美感(日本美學觀)

大多數人認為設計與美感相關,美感又是一種個人對美的感覺。

如果美是一種個人感覺,那我們就不需要設計學院及藝術學院去教美感。如果你相信美感是一種天生的材能,自己是一個天才,但只要用邏輯推論,在古代發明使用火的人是很聰明,但今天更蠢的人都懂得用打火機生火,所以知識是現代人必須。無論美學及美感也可經教育學習,從學習中得知前人做了些什麼,不需浪費自己保貴的時間去實驗了解一些常識。

美學是一套論述,一代傳一代,不同的專家進行交流的學術(academy),近有人認為它是一種哲學,哲學就是不同地思考自己的想法。

美感是一種感覺,每個人都可以有自己的感覺,那為什麼設計師會笑土豪的美學觀?

美感與美學是不同的東西,美感是受美學影響,因為美感不應是純個人的感覺,它是一種群體溝通的媒界,如穿不同的fashion band就能展示不同社群的品味。

日本美學包含一套在日本等地流傳已久的美學理想,其中包括(短暫而鮮明的)、(自然古色和老化之美)和幽玄(深邃優雅和微妙)。 這些理想以及其他理想是日本文化和美學規範的基礎,即什麼被認為是有品味美麗的。 神道教被認為是日本文化的源頭。它強調自然的完整性和倫理學的特徵,以及對景觀讚美,它為日本美學奠定了基調。直到13世紀,神道教仍然是對日本美學的主要影響。在佛教傳統中,一切事物都被認為是從無到有,或從無到有。這個「虛無」不是空虛的空間。它更像是一個蘊含潛在可能的空間。 如果海洋代表潛在可能,那麼每一件事都像波浪一樣從它升起又回到它。沒有永久的波浪。

「侘」指的是對日常生活的謹慎態度。隨着時間的推移,它們的含義重疊並融合,直到它們統一為侘寂,美學定義為「不完美、無常和不完整」的事物之美。萌芽中的事物,或者說衰敗的事物,比盛開的事物更能喚起侘寂,因為它們暗示著事物的短暫性。事物來來去去,就會出現來去去的徵兆,這些徵兆被認為是美的。在這裏,美是一種改變的意識狀態,可以在世俗和簡單中看到。大自然的特徵是如此微妙,以至於需要冷靜的心智和有素養的認知才能辨別它們。在禪宗哲學中,實現侘寂有七個美學原則

  • 不均斉:不對稱,不規則
  • 簡素:簡單
  • 考古:基本的、風化
  • 自然:不做作,自然如人類的行為
  • 幽玄:微妙深奧的優雅、不明顯
  • 脫俗:無拘無束、自由
  • 靜寂:寧靜、寂靜

要了解以上的意見,先到對學有一定程度的了解,如簡素中的素是什麼意思,它不是簡單這麼簡單,要做到簡單也是不簡單,那素是一種戒律。脫俗是把雅與俗分開,要先白什麼是俗才可去追求雅。

反觀今天的美學觀,下以上為主流,美感風格以俗非,什麼設計都要先搶眼,七彩幻化,絕不言雅,背後有沒什麼深入的哲學思想,美感轉為天生每個人 的感覺,那就是俗,設計學院及藝術學院也不需再教美學史及設計史,大家一起玩Ig,那抄我,我抄你,夠多follower就是成功者。

未來世界會走向那一邊?文藝會再一次復興?

我會制作一系列美學相關的影片公開在我的youtube channel,介紹及講解不同的藝術家及設計師,請關注(subscribe)我的channel。請支持我的美學保完計劃
https://www.youtube.com/c/SicLeung

Sic Leung
UX Evangelist
Chairman of IxDC Hong Kong
www.sicacademy.org

--

--

沒insight是香港的特式,很多年前特首選舉的口號"我要做好E份工",看似很有責任, 很有承諾,但當時被很多知識份子笑是一種典形香港仔心態"我要做好E份工便算",想深一層,一位特首可以沒insight到這程度,實在恐怖。

這種香港仔精神不只屬某一個人,或工務員較多,在商界及大企業都有很多香港仔存在。以往經濟發展好,作為高層是易做,但今天香港已經失去很多以往獨特的優勢,高層沒insight的問題開始浮現,社會也不清楚自己的方向,近因是高層的知識追不上時代,遠因是片段式思考。

今天進入了 digital 世代,上網買一件東西很容易,用家也會經網上得知價格,但仍有零售店可markup價錢一倍,說明仍有一班做生意的,買東西的仍停留在上一營商時代。759阿信屋就在十年前發現零食被超市markup幾倍價錢,把原本的生意改為發展專賣零食的生意而成功創造出路,當然也試過"信朋友"去買電器輸錢,這點說明做UX研究的重要,今天不是要思考的不是賣什麼?先知道用家要買什麼?點解要跟你買?

點解要跟你買?隨了獨市,市場上會有不同的產品及服務供應者,用戶體驗就是成功之處。但這點很多人也知道,更深人了解是用戶是如何思考。

什麼是片段式思考?這不是香港人獨有,全世界的新生代也走向片段式思考,就是思考只會是一個 phase,沒法延申思考。

例如某利業被科技取代,管理產會沒法思考轉形,整個行業更是沒法思考轉型,因為多年來的經驗及知識都是行業範圍中,只屬專業的片段思考,如做印刷就是印刷,買水果就是買水果,幾十年也沒有動腦子去思考其他事情。

高層認為"我要做好E份工",但什麼是做好?什麼是E份工?公司為什麼出糧也不太清楚。有趣的是本地NGO請高管,會以同職級計算,如只有十人的NGO也會用管幾千人的高管去計算,所以只有十個人的NGO高管,薪金可以過十萬,這也是近年很多人理再捐錢給NGO, 大眾的善心有一半去了管理費。

近期Mirror舞蹈員受傷事件,仍未有人出來負責,這也是片段式思維,因為有關人事仍為"我已做好我份工",有人出事點解會關我事。大家都很熟識高層的語言 "我唔理,你同我死惦佢", 這就是片段式思維的指令,我已做好我的份內事。

香港沒有工會是舞蹈員受傷事件的真正主因,高層要你死惦佢,行業又價低者得去接job,不只是舞蹈員,舞台設計及制作業,整個設計行業也是一樣,沒人去願意出力去搞工會,爭取應有福利,各家自掃門前雪,莫管他家瓦上霜,發展成今天莫管自己人受傷,卻只為集氣,但不是集氣解決真正的問題,是片段式思維,治標不治本,人類總是犯同樣的錯誤。

片段式思維與填鴨式教育有關,因為大部份填鴨式教育思想的人都只是工人,思考十分片段式,十分短視,沒insight能力。另外今天social media的影響,新世代以愛行先,愛一件事情比良心重要,普世價值在支持偶像前也變得次要,沒法改變,說什麼道理也沒用,一個相信了邪教十多年的人是很難改變,邪教信徒更是90%,家長也支持子女信教,成為主流。

當你去指出舞蹈員受傷事件是與制作單位管理有關,管理單位的任意又與粉絲的無限大愛支持有關,那舞蹈員受傷事件便與自己的行為有關,片段式思維會立刻出現在腦袋的自我保護機制,把整件事推向都是條鋼線上。

這便是現代香港人的思考方式,營商者及做高管的可多加利用。

Sic Leung
UX Evangelist
Chairman of IxDC Hong Kong
www.sicacademy.org

--

--

坊間很多課程及演講都會教授建立個人品牌,創造個人的生意網絡,這些都是初階的營商策略,適合中小企維持低增長的生意,但這類一般知識不能為企業找出真正的藍海,很多時不精準(custom made)的建議,更會令初階營商者輸身家。

建立個人品牌,或建立品牌已經是上一個世代的營商思維,因為建立品牌需要投放大量資金,這是中小企負擔不起,個人品牌比中小企更負擔不起,有趣的是一些教授建立品牌的講座會以國際品牌為案例,講解品牌的重要性,給學員不設實際的幻想。中小企要發展,找到藍海,做好服務及用戶體驗是更實際。

今天每個設計師都在想建立自己的品牌,方法是做好設計,或拿多一些設計獎項,但最大的問題是做好設計的負出,拿多一些設計獎,與設計服務的利潤不成正比。例如拿一個設計獎要負出10 point的努力,拿十個設計獎要負出100 point,但客戶的設計費只有1%的增加,原因是市場內優質的客戶已經被前人佔有,這些"前人"的真正營商策略是與客戶建立人際關係(relationship),不是以設計獎去營運,有趣的是這批"前人"會鼓勵"後浪"花多些時間去跑設計獎。

所以我們在思考個人品牌或市場定位,往往會忽視"把位"這個問題。電台節目有"上把位 下把位",簡單就是森美小兒,一個是被人笑,一個是笑人,觀眾就好清析了解故事。"把位"就是把自己安放在一個適合自己的位置,如果你是天生有設計潛能的設計師,可以考慮把自已投放入設計大師的方向發展,我有一位朋友很早已經知道自己是無設計天份,他把精力投放在工廠區的快靚正服務,十年營運後,可養妻活兒,有層樓。做設計的都熟識卡片王的故事,這類設計不被設計大師看好,但原來有極大潛在需要,賺錢能力可能比設計大師的設計費大,兩者的business model是不一樣,但賺錢就只是看business model,不是看設計質量。

建立個人品牌前先要了解自己在什麼位置建立品,以足球球星美斯為例,每個喜愛踢足球的都想成為美斯,但美斯全世界只有一個,他的足球生命也有十年,夢想與現實要分清,也要計算機會率。當一年事情太多人投入去做,成功率會不會低,利潤也會不會低。在Clubhouse跟來自不同地區的朋友討論,得出做設計要成功最好是富二代,coming up的設計也會是富有家庭才可支持發展個人品牌的設計,好像告之窮人做設計"回頭是岸"的道理。這問題要分清傳統設計與共他設計,簡單就是傳統設計太多人做,今天人工高的行業是IT,UI 及 UX 人工高也是因為少人做,再加上經濟發展往科技走,不再是工業,如果我們能明白經濟大環境的情況及發展,如何"把為"就清析很多。

當然以上的分享是基於效益主義思考,一些愛死設計不會後悔的死忠是沒意義。從思想哲學角度去理解所謂的個人品牌建位,是把"我"看得太重,放得太大,應了解什麼是"無我",不要把個別的一個人想得太偉大。

Sic Leung
UX Evangelist
Chairman of IxDC Hong Kong
www.sicacademy.org

--

--

這是一個相當大的命題,
1) 從事UI我們要了解用戶如何思考界面操作
2) 從事UI中的UX,我們要了解用戶使用App及Web的動機
3) 從事產品開發,我們要了解用戶如何作出選擇

以下只談用戶如何作出選擇,這類UX多引用在商業策劃上。

從事廣告及銷售,最賺錢的商業方案是給用戶產生錯誤選擇,因為整個銷售行為不是強迫,客戶只會後悔但不會投投訴,另一個角度是用定買了自己不需要的東西,以往這種商業行為稱為品牌策略,今天經 big data 及 social media 影響下改為稱為用戶體驗。兩者的分別在對用戶研究的深入程度。

以下是兩個案例,Mirror演場會舞蹈員受傷事件,有一批 hard core Mirror 粉絲的意見,看出粉絲有選擇困難,就是支持Mirror是不是等同支持VIUTV,Mirror是VIU的藝人,不支持VIU就不能支持Mirror。舞蹈員受傷事件,只見粉絲去追查組件的制作公司,不會去提問VIU的責任。整個演場會由售票開始已出現問題,開show也不停出現大大小小明題,這真的與VIU無關?保護藝人不是公司的責任。直至這一刻也沒kkb相關高層需要負責,相信公關處理上也只是把事件延長,時間一過,高層仍是高薪厚職。這樣的處理是高層看通粉絲的思考,不支持VIU就是不支持Mirror,把兩件事情對等化。

第二個案例是Error成員Dee哥,我先作出利申,我是很喜歡Dee哥,因為他的演出,但我訪問一位喜歡Dee哥的中學生,他就喜歡Dee哥是因為他是遊學修的朋友,因為他喜歡遊學修所以他也會喜歡Dee哥。支持遊學修等同支持Dee哥,現今喜歡一個藝人或一件事情,不需要有原因,特別是把一些東西對等化。Mirror對等VIU, 遊學修對等Dee哥,這些想法的產生原自現今的人沒有清析的邏輯組織能力。

什麼是邏輯?通常我們作出一些事情會有原因,邏輯也是一種事情與事情的關係性,但香港的填鴨教育,多年來也只教育到低層次的邏輯思考,支持VIU等同支持VIU繼續以同一方式去營運Mirror,成員無錢拍MV, 有成員沒solo作品,用人為親,cap水是不會變,因為粉絲點都會支持VIU,沒VIU就沒Mirror,舞蹈員受傷事件只會不停出現。這也與之前的文章說"良心"與"愛心"是分不清。從因果角度,很多粉絲都明白自己的支持是舞蹈員受傷事件的因果,但大家都不想說出真想,這是同等化價值觀的原因。

明星做代現人也是一種同等化概念,90年代的明星代言與今天又不同,以往的天皇巨星不會sale窮,今天就流行sale如粉絲不支持偶像,偶像就會消失,這方法十多年在日本的AKB48已成功展示。變的不是藝人,變的是社會,變的是粉絲把自我意識投身在偶像身上,以往偶像要做個好榜樣給粉絲跟隨, 今天是躺平人生的粉絲投入情感給偶像去努力完成自己沒有去做的事情,所以偶像失敗等同自已失敗,在同等化概念下,支持VIU等同支持Mirror,也等同支持自己,所以近期VIU的劇集不受歡迎,粉絲也會集氣支持,支持的不只是VIU,是支持自己。

但當中有不少人察覺,所謂的支持,也同事支持高薪厚職不理別人死活的高層,那集氣只是為了集氣,沒"真正"的意義。

從商業角度,社會不會因為舞蹈員受傷事件作出改變,人類必會犯同樣錯誤,這更是新時代打造品牌的方法。

--

--

這是一個大命題,以下盡力以簡單的方法解釋,歡迎大家留言討論。

首先"良心"與"愛心"不是同一種東西,否則討論就是多餘。

邏輯四方法思考:
1) 有良心的人但沒有愛心
2) 有良心的人同是有愛心
3) 沒良心的人但有愛心
4) 沒良心的人同是沒愛心

良心是判斷是非善惡個心,與道德相關,英文是conscience,也可稱為良知,當中需要有"知"的能力,但愛心就只是一種情感,特別在 social media 世代,"愛"己經被扭曲,愛近似是一種行動及表達,如粉絲愛一個偶像,偶像是完美,偶像代言的東西,所屬公司都是完美,引申至二元對極思維,說偶像及其公司不是,都是挑戰自己的愛。

上一世代,愛在愛情上有付出及忍受之意,現世代的愛只是隨心,不需理性,是任性。巨嬰是指心智未成熟的年青人及成年人,年青人認為"你不給我愛一種東西,我要死比你睇",如同小朋友想買玩具,成年人也會這樣,如退休男人在家中不受尊重,會認為全家人的命都屬於自己,殺全家的例子也不少。愛的相反就是恨,恨的念頭上腦就全無良心可言。只要愛比良心大,有愛的人就不一定會有良心。

孟子有謂,「君子之於禽獸也、見其生、不忍見其死。聞其聲、不忍食其肉。是以君子遠庖廚也。」,但在幽靈公主中以另一角度解釋獵人殺生為了食物,可說明無良心有愛心的觀念。

--

--

廿多年前,在大學的設計學院任教多媒體(multi media)會被認為 tech people(技術人),技術人也被認定為不懂設計理論,技術人開會時也不會有多大的發言權。但自從 NFT 及 元宇宙出現後,傳統設計走入了內卷的情況,tech people 突然變得重要,因為大學校長到設計學院參觀都愛看新科技,不再看重有高深設計理念的設計。原因是世界要快,資金投資也看實際的市場發展及擴張,要深思很長時間才會明白價值所在的理論設計,敵不過市場。

之前有已經有文章分享了"爆設計",今天要的不深思的設計,商品市場要快,學生也不愛思考,能在ig爆就是好設計,所以設計不要好,只要學生經驗自己的 ig account 夠爆多人,他/她就是好設計師。

設計理論派會覺得科技派(tech people)是技術層次,理論派是思考形,科技派是制作形,十多年前也流行理論派找科技派合作,理論派做腦,科技派做手,但這在設計上已經有高低之分,算不上是合作,更奇趣的是項目多為不懂tech的人去搞tech的異物。

科技派是不是一種技術(skill)?那理論派在設計教育中也應是一種思考技術(skill),一個是手一個是腦,有腦無手是做不出設計。

理論派也面對一個問題,就是香港市場不接受太重理論(理想)的設計,最大問題是本地消費者要快(沒時間),到最近的社會變化為"下以上", 用家也不會再跟什麼設計大師的高深設計品味,因為用家為王。

設計理論不應只是說一些自己都不明的高深理論,設計理論應是思考技術,不是每個人也懂得用腦去思考,課堂上也有天生聰明的學生,天生就是設計師,另外一些"死腦袋"的專心去搞科技或美感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但從事設計如能撐握思考的技術及制作的技術是最好,也應該是必須。

所以從事設計應有以上三種能力:
1) 思考能力 (設計理論)
2) 美感能力
3) 科技能力

做平面設計都要有科技能力?今天做logo都會先考慮屏幕,所以logo由CMYK走向RGB,絕對與科技有關,何況印刷也是一種科技!

設計理論是思考訓練,如70年代公園的設計有啟發小朋友創新的功能,但今天已經變成平價為主,簡單"現成貨"沒有創意,使用者又如何得到啟發。所以設計理論課不應是老師自high,應是啟發學生思考。但設計理論在今天有一點進入迷失期。

周日晚,Clubhouse會討論相關問題。歡迎加入討論。

https://www.clubhouse.com/.../sic.../k13z2tDr/xlJrvp10...

Sic Leung
UX Evangelist
Chairman of IxDC Hong Kong
www.sicacademy.org

--

--

大多數人認為從事設計需要美感及創新,忽視設計更需要理性思考及組織能力,這與一般人把小學時的美勞課搞錯為設計,更有"讀書不成做設計"的學生認定設計是種發展一己想像的行業,但設計不是畫公仔。 設計真的不是畫公仔?那我們先問本地主流的設計服務是什麼?大多數客戶認為設計只是"整靚"一些東西,與小學的美勞課理解是一樣,設計等同了美感,忽視設計是一個動詞,有三思的意思。本地的插畫行業與外國也有所不同,如我們在《Time Magazine》看到的插畫,與文章十分配合,插畫師能清楚表達文章的意思,這是一門專業,但在香港年青人對插畫的理解,不是協助文章表達信息,很多人選擇相信插畫是表達自己所想,是畫公仔。以上的推論,不是說全港100%的插畫師都是這類自high的畫師,市場也有專業的信息表達形插畫師,但年青一代多以想成為藝術家為目標,要別人去理解自己的世界,不是去了解客戶要什麼。 純美術形設計也近似"藝術家"形插畫師,這類設計師絕對有能力"整靚"一個設計,但設計能不能幫客戶傳達信息又是另一件事。所以認真的細分,美學與美術是有分別,美學是一種風格(style),風格是可以解釋,更會是一個複雜的體系,但今天的美感形設計師都不愛解釋設計的原因,這與他們認定設計是一種別人去理解自己思考的藝術世界,自然不用多解釋。另一個原因是美感真的不需多解釋,視覺上以表達出美感,不需多用文字去解釋視覺的直接感受,所以從事設計可分為兩類技巧(skill),純技術與理論。美術是一種純技術,操控設計軟件也一種技術,理論形設計技巧是思考設計的可能性,設算創新的成功率。在設計過程不應用高低去分"純技術"與"理論",只要分清先後便可,整個設計流程是先理論搞思再以美感表達,但設計業中的美感形設計師愛看低設計軟件操作,但自己又不知自己不屬於理論形,便幫客戶構思品牌及商業模式,硬把設計靚就會好賣的道理引用在商業設計上。

設計工作需要什麼技能
設計工作需要什麼技能

大多數人認為從事設計需要美感及創新,忽視設計更需要理性思考及組織能力,這與一般人把小學時的美勞課搞錯為設計,更有"讀書不成做設計"的學生認定設計是種發展一己想像的行業,但設計不是畫公仔。

設計真的不是畫公仔?那我們先問本地主流的設計服務是什麼?大多數客戶認為設計只是"整靚"一些東西,與小學的美勞課理解是一樣,設計等同了美感,忽視設計是一個動詞,有三思的意思。本地的插畫行業與外國也有所不同,如我們在《Time Magazine》看到的插畫,與文章十分配合,插畫師能清楚表達文章的意思,這是一門專業,但在香港年青人對插畫的理解,不是協助文章表達信息,很多人選擇相信插畫是表達自己所想,是畫公仔。以上的推論,不是說全港100%的插畫師都是這類自high的畫師,市場也有專業的信息表達形插畫師,但年青一代多以想成為藝術家為目標,要別人去理解自己的世界,不是去了解客戶要什麼。

純美術形設計也近似"藝術家"形插畫師,這類設計師絕對有能力"整靚"一個設計,但設計能不能幫客戶傳達信息又是另一件事。所以認真的細分,美學與美術是有分別,美學是一種風格(style),風格是可以解釋,更會是一個複雜的體系,但今天的美感形設計師都不愛解釋設計的原因,這與他們認定設計是一種別人去理解自己思考的藝術世界,自然不用多解釋。另一個原因是美感真的不需多解釋,視覺上以表達出美感,不需多用文字去解釋視覺的直接感受,所以從事設計可分為兩類技巧(skill),純技術與理論。美術是一種純技術,操控設計軟件也一種技術,理論形設計技巧是思考設計的可能性,設算創新的成功率。在設計過程不應用高低去分"純技術"與"理論",只要分清先後便可,整個設計流程是先理論搞思再以美感表達,但設計業中的美感形設計師愛看低設計軟件操作,但自己又不知自己不屬於理論形,便幫客戶構思品牌及商業模式,硬把設計靚就會好賣的道理引用在商業設計上。

從事設計需要美感的技能,這技能是可以經時間累積,同是理論形的設計也要累積經驗,但不要把美感經驗當作理論,同是理論形經驗又當成美感,相方合作是相贏。有沒有設計師同是擁有兩種能力?當然有,但市場上比較少,客戶如想發輝設計的最大功能,可以找一些收費高的品牌策劃公司,它們有能力處理理論及美感兩種事議,太平價的設計多為美感形設計師糊亂制定理論形的設計策略。

Sic Leung
UX Evangelist
Chairman of IxDC Hong Kong
www.sicacademy.org

--

--

Design for Good 的中文解釋應是"好設計"或是"善設計"?

"好設計"有做好設計的意思,那就應會有好設計及不好的設計,或做得不夠好的設計,但只局限在設計的本質以內,這會出現一個思考悖論,AK47在設計上是很好,價錢平又防水,設計上比M16好,但它是一件武器。當然有人認為武器有分自衛,獵人使用武器也是搜獵,為了生活,那AK47是自動步槍,是搜獵或是防衛,在美國也有很多討論一般市民應否有權擁有自動步槍?從另一個角度,防衛也需考慮對方有什麼武器,也會跌進軍火商最有利的思考悖論,能戰才能和。

我們在思考 Design for Good 的中文解釋,用善設計會比好設計合適,"善"的意思可能比"Good"更好,如"無"比"emptyness”更接近本意。

好設計不定是善,正如AK47是好設計,但不會帶人類進入善的境界。那以下用佛學最簡單的戒律,貪嗔癡去思考善的基本。

貪欲是俗世最常見的心態,何謂貪可以有深入的定義,但簡單來說是執著一些自己不需要的東西,都可算是一種貪。例如食自助餐,拿了一大堆食物自己食不下產生浪費,是一種貪。去食自助餐本身就已經是一種貪,因為真的需要食這麼多嗎,但食回本的想法也是一種貪,我們是很難控制這種貪,引申至日常的物質生活都是貪的執著。

商業設計本身就充滿貪的執著,制造一套貪的體驗,例如fashion的換季,人真的要每季換一次衣服,衣服的本意是什麼?Fashion的存在是令人fashion,fashion不是穿給別人看,那就已經是一種癡,無自覺的幻想。在平面設計中的品牌設計,什麼品牌定位,某程度上也是制造一套不自覺的幻想給不同的群組自high,如今天的係文青。

嗔是指憎惡,這點更易在現世找到案例,特別是 social media 出現後,人類社會不是走向大同,相反是走向憎惡,年青設計師會憎惡上一代的設計師,不需原因說上一代老土,年青設計師也會自己針對自己的年齡層,原因是今天要的是同溫層,同溫層不一定以年齡層區分,如本港字體設計都出現不同派別,喜歡說對方不懂字體,十分二元對立,有趣的是字體行業本身也不是賺錢的行業,不是為了錢去攻擊同業,是為名去攻擊,是 social media 的甜活,錢賺不到也要賺名,可以在同溫層"威威豬"。

在思考傳統設計,發展多年的整套文化結構都集合了貪嗔癡的佛學三戒,那Design for Good就是一個有趣的新觀點,善設計要設計的是一種生活,更近似思想生活,比設計一件生活中多餘的美觀產品,因為用家對美的執著去買一件設計,用家不能自覺去享受幻想。

Sic Leung
UX Evangelist
Chairman of IxDC Hong Kong
www.sicacademy.org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