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會考(DSE)今天放榜(改唔到口),先恭喜考得理想成續的同學們。基於玻璃心及同溫層的群眾力量,我需要先恭喜後分析,現在讀到大學不再是出人頭地的保証,因為我們進入了創新年代。

以上圖表看到2017及18年度,就讀大學的人較多,這與三年學制轉為四年學制有關。微觀一點看,18與19年度修讀Art and Humanities的人數是相對減少更多,是喜愛藝術與設計的學生少了,或是學生們認為設計搵不到錢(搵唔到食)。

與英國比較,醫護及教育行業做香港的薪金是高出很多,薪金及發展也得到保障。相反在香港做設計的薪金是不高同時也沒有保障,例如有五年經驗,十年經驗及二十年經驗的設計師,薪金是參不多。

例如在香港請一位普通的項目管理經理,大學畢業有三年經驗,市價都由二萬五到三萬五不等,但一個有十年經驗的平面設計師要有三萬五薪金是困難。

我廿幾年前入行第一入份平面設計工作是月薪$9800,現在剛畢業的設計師月薪也只是萬多,在2003年沙士時期,剛畢業的設計師就只有$4500,這是僧多粥少的問題。

設計會越來越難做,因為AI可以代替很多不需創新的工作,在國內99%的web banner都是由AI負責。這不只是設計行業的問題,很多工種也會被代替,特別是degree與degree 以下。

職場會巨變,就是本科(degree)及本科以下能力的工作,會被AI代替, 社會及企業需要的是創新能力,可惜四年的大學本科教育不會針對創新,本科大學可以用四年的大學時期參與不同的創新機會,但正規課程上不會有太多創新的學習,所以能考進大學,會是另一個新挑戰。

Sic Leung

Chairman of IxDC Hong Kong + UX expertise https://sicacademy.org/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